第380章 坐标(求众筹月票)
书名:一江辽水向西流之辽水风云 作者:羿落九日 本章字数:5993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06 14:53:47

耿直和徐晓蕾回到办公室,耿直关上办公室的大门,向外听了听,确定没人了,便对徐晓蕾说道:“晓蕾,听马三才这么说,这个泥瓦队会不会和王雨亭署长有关?”

“不一定有直接关系,上级组织传过来的消息,王雨亭并没有参与过宝藏藏匿。不过,既然是王署长介绍的,多少还是应该有关系的。”徐晓蕾想了想说道。

“刚才,马三才说,这个工程队是天津过来的。而宣统皇帝也是乘船从天津来的营川,这不会是巧合吧?”

“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。我估计这个工程队是罗玉让王雨亭帮着着马三才的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条线就捋出来了。”

“晓蕾,我明白了。这样的话,那本王雨亭留下的笔记本里的记录,就一定与这个工程队有关。”耿直说道。

“有很大可能。明天,我叫人从营川警署把工程图取回来,研究一下再说。”

“可工程图我真的不行,简单的工程图还能看明白,稍稍复杂一些,就看不懂了。可这件事不能让更多人知道,这该怎么办啊?”耿直无奈道。

“怎么办?你不行,不是有赵玫吗?赵玫是专修建筑的,工程图对她来说,是小菜一碟。绕来绕去,看来,赵玫是绕不过去了。”徐晓蕾叹声道。

“我,去找?”

“不是你,还能是谁?反正她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,你可以直截了当地让她帮你研究工程图,通过工程图,看看有没十分地方值得留意的。

我再研究研究王雨亭留下的笔记本,二者合到一起,也许就能得到答案了。”

“不去找赵玫行吗?”耿直有些为难道。

“不找她找谁?你跟我说说。”徐晓蕾睨了耿直一眼,说道。

“是啊,不找赵玫还能找谁呢?”耿直心里清楚,这个时候硬着头皮,也得去找赵玫了。

“你去找她,也别太为难。我现在想开了,只要樱子吐口,我也不会硬拦着。

不过,你要记的,虽然你暂时脱离了组织,但你永远是一名地下党员,要清楚自己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懂吗?”徐晓蕾一脸严肃道。

“晓蕾,我懂。”耿直点头道。

“好了,这件事先不急,等把图纸要来之后再说。

不过,那天在温泉会馆,我总觉得赵玫看出些了什么,估计没等你找她,她就会来找你了。”徐晓蕾略有所思道。

“她要是来找我,我就好开口多了。”耿直笑道。

“瞧你那个样,也不知道哪好,樱子、赵玫这样数一数二的姑娘都看上你了。”

“你不是也看上了我吗?”耿直故意说道。

“我眼睛瞎了还不行?行了,你回情报处吧,晚上来接我。”徐晓蕾说道。

“那行,我回去跟樱子复命去。”耿直应声道。

……

回到海军情报处,耿直直接到来中村樱子的办公室。

中村樱子示意耿直关上办公室的门,向他问道:“去孙掌柜那边怎么样?”

“具体情况是晓蕾跟他谈的,我在外面放风。

我问晓蕾了,晓蕾说孙掌柜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,很痛快答应了。”

“他要是不笨,就知道是为他好。

按时间算,明天就能查到红光理发店,看来,不出意外的话,孙掌柜要在海军情报处的看守所,过春节了。”

“樱子,你都给他做好身份了,还用关这么长时间吗?”耿直问道。

“你这脑子到底好不好用,关他是对他的保护。只有他被关在看守所,大岛浩夫才没办法将他带走,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啊,樱子,还是你想的高明。”耿直连忙说道。

“也不知道怎么的了,我一个堂堂帝国少佐,竟然想着如何保护一个中国人了。”

耿直正要说些什么,中村樱子又接着说道:

“好了,孙掌柜的事到此为止,不要再提了。除了你、我、晓蕾,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。”

“樱子,我明白。”

“刚才,沈君如又来电话了,让你下午去营川办事处那边。”

“又去那边?”耿直一脸无奈道。

“去就去吧,至于赵玫,我也想明白了。

这事盯是盯不住的,全靠你自觉了。反正你也知道我和晓蕾的态度,想不想好,就在你了。”

“樱子,我当然想好了,不会和赵玫怎么样的。”耿直说道。

“不会怎么样?不会怎么样,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?嘴还硬。

不过细想,其实你好的地方还真不少,要是不好,我也不能顶着那么大的压力,看上你一个中国人。

那天我帮赵玫解了围,默认了你们的关系,估计赵玫会感激我,估计不会硬往你身上靠了。

下午,我派的警卫还跟着你,等进到营川办事处的楼,你办你的事,我也不让他们跟着了。”

“还是让他们跟着吧。”耿直有意说道。

“看你那样,也不知道是真心让跟着,还是故意跟我卖好。

行了,你就在我办公室吃午饭吧,吃完之后给我肩膀按一按,你就去沈君如那吧。”

中村樱子又拿起锉刀,磨着指甲说道。

……

吃过午饭,为中村樱子松完肩膀,耿直带着两个警卫一起去了满洲国营川办事处。

进到沈君如办公室,只见她满面春风,似乎心情很好。

见到耿直进到办公室,笑道:“耿参谋,有好消息了。”

“哦,沈部长,是什么好消息?”耿直连忙问道。

“四个坐标,又确定了一个点,原来差不多方圆五十里,现在范围缩小了很多,排查比之前容易很多了。”沈君如笑着说道。

听了沈君如的话,耿直心中一震,如果温泉会馆在这已经确定的三个坐标点内,那日本人第一个全面排查的地方,一定会是温泉会馆。到时候,即便没有将宝藏排查出来,那以后自己想动手查找宝藏,难度也会增加许多。

看来,查找宝藏的进程要加快了。

耿直正想着,赵玫和酒井大诫、张清明一起走了进来,酒井大诫手中还拿着一张地图。

沈君如叫几人一起来到办公桌,酒井大诫教授在办公桌上,将手中的地图展开。

“沈长官,经过这几日细致研究,之前南北两个坐标点外,又确定了西边的那个坐标点。

在第四了坐标点确定之前,可以在这个三角形区域内查找了。”酒井大诫教授指着地图,说道。

耿直低下头,向地图看去。

当看到这三个点圈定的区域,耿直悬着的心一下放了下来。

温泉会馆并不在这个三角形区域内,可以断定,第三个坐标点,应该是出了偏差。

沈君如看了看圈定的区域,皱了皱眉说道:“酒井老师、清明老师,这个区域都是农田,有可能是藏匿宝藏的地方吗?”

“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,不过这次是从赵博渊教授那边取来的高倍显微镜,仔细观看得出来的结果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。”酒井大诫说道。

“耿参谋,你怎么看。”沈君如向一旁耿直,问道。

耿直看了看圈定区域,说道:

“营川城紧邻辽河和辽东湾,土地含水量很大且盐分含量很大。物品埋藏久了,很容易损坏。

按理说,这些地方很难藏匿宝藏的。

不过,为了防止被发现,反其道而行之也是有可能的。”耿直分析道。

“耿参谋说的有道理,那先这样,我安排宇田署长先排查照这个区域排查,你们再继续就四辆纺车上的蕊丝数,仔细分析,争取尽早确定宝藏藏匿区域。”沈君如一脸严肃道。

“是,沈长官。”众人说道。

。。。

走出沈君如的办公室,赵玫碰了碰身边的耿直,说道:“没有事的话,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“好。”这回耿直没再说别的,一口答应了赵玫。

进到赵玫办公室,关上办公室的门,赵玫让耿直坐到她对面,说道:“耿直,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?”

“有,当然有。

按理说,凭酒井大诫和张清明的眼力,再怎么看错,也不会偏差这么多啊?”耿直不解问道。

“你说的没错。

酒井大诫除了木器专家外,还是日本有名的痕迹专家,正常来讲,不会有这么大偏差的。

问题是,他以前没有用过高倍显微镜,对显微镜的原理并不清楚,我稍稍用了点小手段,他的判断就出现偏差了。”赵玫低声说道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不会被他们发现吧?”

“当然不会,这是技术上的问题,就算有一天酒井大诫或者张清明觉察出问题所在,也是他们操作的问题,和我没关系。”赵玫淡淡道。

。“那就好,对了,那天你去温泉会馆,有没有什么发现?宝藏有没有可能藏在温泉会馆哪个地方?”

“我去温泉会馆是去洗温泉,也不是要去看宝藏藏在哪的,你问我这干嘛?”赵玫白了耿直一样,说道。

“赵玫,你也知道我着急,你就跟我说说吧。”

“跟你说什么?这是我第一次冬天在外面洗温泉,确实很舒服。

还是穿着泳衣看着清楚,晓蕾是体香四溢,樱子更是肤白赛雪,你们每天住在一起,你耿大少爷倒是艳福齐天啊。”

“赵玫,我——”

“行了,不逗你了,你也不用跟我说这些男欢女爱的事。

出门碰见中山正人的时候,樱子替我解了围,我很感动。

以后咱们的事,我不跟你谈了。

现在我是看明白了,你耿大少爷虽然文武双全,不过在家说话是真的不算,就算你有意思,你也不敢。是不是?”

“也不总是这样……”耿直支吾道。

“你看你那样子,一看就是心虚了。

行了,跟你说正事,那天我在温泉会馆各处仔细看了看,从建筑布局上讲,是中规中矩,没什么特别的。凭我判断,宝藏不可能在地表以上藏匿。”

“那会藏在哪里?”耿直问道。

“你能不能搞到温泉会馆地下管网图,我研究一下。”赵玫想想说道。

“这样,最近晓蕾要对温泉会馆的详细情况做一下梳理,我借这个机会争取把地下管网图搞出来,你帮我研究一下。”耿直听了心中一动,看来是让晓蕾说着了。

“我这么帮你,有什么好处?”赵玫一双美目盯着耿直,说道。

“赵玫,我……”

“你不用说了,就算你对我有了些想法,你也不敢是不是啊?”

“我,不是不敢。我和晓蕾已经成了亲,樱子也有了我的孩子,我得顾忌她们的感受。”耿直低头说道。

“要是以前,我还会问问你,到底对我有没有好感。现在问都不问了,问你也没用。

行了,你走吧,在我屋里呆时间太长了,晓蕾和樱子知道,你又的挨训了。

别因为我,再不让你同床共枕了,我不是造孽了吗?”赵玫浅笑道。

“那,那我走了,等我把地下管网图搞到手,就来找你。对了,中山正人没来骚扰你吧?”耿直问道。

“没有,那天都说的那么清楚了,他叔叔哪能落下那个脸呢。没想到那天樱子能帮我把话圆了。这么看来,以前是我小气了。”

“赵玫,你这么好,一定能找到你爱的、还爱你的人。”

“可是我,就爱上你了怎么办?一个女人一旦动情,是能难移情别恋的。晓蕾这样,樱子这样,我也是这样。行了,你走吧。”赵玫淡淡道。

“那我走了。”说着耿直站起身来,转身离开。

这一次,赵玫并没有送他,只是目送着耿直的身影,久久不愿移视。

……

离开了办事处大楼,耿直见天色已晚,便决定先去兴亚银行去接徐晓蕾。

进到徐晓蕾办公室,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。

走到徐晓蕾身边,耿直说道:“晓蕾,刚才我去营川办事处那边,见到赵玫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下午樱子给我来了个电话,说你过去了,让我有点心理准备。

闻你身上的味道,看来今天你和赵大小姐没做什么啊。”徐晓蕾睨了耿直一眼,说道。

“晓蕾,我们能做什么啊。这回让你猜着了,赵玫让我想办法弄一套温泉会馆地下管网图,研究一下地下管网,与你想法不谋而合了。”

“赵玫的知识要比我和樱子渊博的多,只不过在咱们营川这个小地方,施展不开罢了。她有没有说,事成之后你怎么感谢她?”

“问了。不过她又说,以后和我的事跟你和樱子说,不再问我了。”耿直说道。

“那我问你,要是我和樱子答应赵玫了,你要如何?”徐晓蕾问道。

“别开玩笑了,你们怎么会答应呢。”耿直摇头道。

“谁说不能答应,反正你也没有从一而终,不可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了,家里多个姐妹也没什么大不的了。我问你,到那时候,你会不会迎娶赵玫啊?”

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晓蕾,金桂娘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啊?”耿直连忙打岔道。

“又打岔,行了说正事。下午,张天翼传过来消息,刘二水、李大牛已经在营川特高科门口蹲点了。

我估计只要他们当中的哪个落了单,刘二水他们就会动手了。”

“那特高科咱们自己的人,消息传过去了吗?”

“传过去了,如果向井甘雄真的是我们的同志,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。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

按樱子的计划,明天就会将孙掌柜带到海军情报处收监,到时候即便白山那边来了消息,孙掌柜已经将之前身份问题弥补上了。

没想到,樱子开始帮咱们做事了。”

“慢慢让她多帮咱们做些事,等到哪天摊牌的时候,她也跑不了了。”徐晓蕾浅笑道。

“你是说,把樱子发展成我们的同志?可是,咱们那么多同志因她而死,组织能同意吗?”

“你现在都脱离组织了,不是一样为地下组织工作?

真有那一天,樱子和你一样不就完了。

再说,她现在做的这些,都是她的本职工作,换另外一个日本人在她的位置,可能会更凶残。

樱子,要是能为成为咱们的一员,那已经意义绝不亚于一个纵队的力量,满洲的地下组织将得到极大的加强。”

“这么说,我就懂了。等她为我们做的事越来越多,自然就成了我们的同志了。”

“你也别太乐观,樱子太聪明,几回就能看的出来。

这一次要不是孙掌柜,换成别的人,樱子早就快刀斩乱麻,孙掌柜现在可能都不在了。”

“可樱子说了,无论孙掌柜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,她的父亲永远是中村浩介,不会是其他人的。”

“这就是樱子的另一面,为了自己可以六亲不认。

哪一天你我危及到她的安危,说不准也会当机立断的。

不过,这就是一个职业特工的该有果断,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这一点,你我都得向樱子学。”

“我怎么感觉,你和樱子现在是越来越像了。”

“也不是越来越像,也许是惺惺相惜吧。行了,别聊了。天也不早了,咱们接影子吧。”

“那我不用去盯一下刘二水他们?”耿直问道。

“有刘二水在,你去做什么。无论他们刺杀成功与否,这个局我们已经为他们布好了,剩下的就看他们的本事了

。五百银元我已经交给了金桂娘,一旦得手,就把钱交给他们。”

“钱你从银行提的?”

“银行也不是我开了,想提就能提啊?我是从咱们成亲时,别人送的彩礼钱里拿的。”

“这事,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?”

“跟你说,你有别的办法吗?樱子小金库里的钱,她可是一清二楚的,你可别打那笔钱的主意。”

“那笔钱,我是不会动的。只是,单单靠咱们两个人的积蓄,支持抗战是杯水车薪,总的找个更好的生财之道,才行啊。”

“饭要一口一口吃,事要一件一件做,什么事都不能操之过急。好了,咱们去情报处吧,别让樱子等急了。”徐晓蕾直了直腰说道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