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叛徒
书名:天涯孤星 作者:梦一世 本章字数:393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23:55:27

“是。”益叔点了点头。

他虽然不赞成龙知训在龙王殿外设立处刑台,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仆从,无法干预龙知训的决定,对于龙知训的话,自己也只能执行。

没过多久,只见益叔指挥着几个人,用马车运来了一个巨大的方形物体。

这东西用一块黑布蒙着,似乎很沉,马车走过的地方都被压出了两道深深的车辙。

吼!

忽然,那方形物体中发出了一阵惊人的兽吼,接着整辆马车都猛地颤动了一下。

这一下,可把周围围观的一些人吓了一跳。

“我的乖乖,这黑布蒙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,我光听声音就有些站不稳了。”

“龙使大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,这里面,恐怕是比老虎还要厉害千百倍的猛兽吧。”

“大家都快让让,不要挡了马车的路,妨碍龙使大人办事。”

随着马车的到来,人群自动向两边分散了开来,留出一条宽敞的路供马车走过。

对于马车上运的东西,众人都充满了敬畏和恐惧,然而一层黑布,又把他们无尽的遐想抵挡在了外面。

“看到了吗,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,为了完成这场华丽的处刑,我专门派人从龙王殿把它运了出来,哈哈哈哈。”龙知训笑道。

“狂小子,你千不该万不该进入这龙息谷,更不该在我面前放肆。”

“哦,对了,我好像一直忘了问你叫什么,到时候我还可以大发慈悲地给你立座墓碑,”龙知训眉头一挑,接着,他的脸上又出现了狡黠的笑容,“不过好像知不知道都没关系了,因为接下来你会被我的小可爱一口吃掉,死无全尸,哈哈哈哈。”

说着,他缓缓走到了马车旁边,一把抓住幕布,猛地掀了开来。

“我的天,这是个什么妖怪啊!”

“那么大一只,它一口能吃掉三个人吧。”

“快,谁来扶我一下,我胆儿小,见到这玩意儿我腿都打哆嗦了。”

幕布被掀开后,里面的东西着实让人吓了一跳。

这是一只一阶妖兽白斑豹,它的体积比普通的豹子大了将近二十倍。

此时,它正威风凛凛地站在马车中央一个方形铁笼内,张开血盆大口,舔了舔尖刀般的牙齿,贪婪而又凶恶地四处张望着。

被它的目光扫到,马车周围的众人都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。

吼!

忽然,它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仰天发出一声兽吼。

它这么冷不丁地一叫,周围众人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,有些胆子小的甚至直接瘫坐在了地上,爬不起来了。

这还是它被困在一个巨大、坚固的方形笼子里,若是没了这个笼子,围观的众人指不定会恐慌成什么样。

“我的小可爱,乖,今天我就给你加餐了,新鲜可口的人肉,这可是你的最爱啊!”龙知训望着铁笼里的白斑豹邪笑道。

吼!

那白斑豹似乎是听懂了龙知训的话,咧嘴露出了锯齿状的尖牙,一双幽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场上的江楠,粘稠的唾液不断从嘴里溢出。

“哈哈哈哈,”见状,龙知训仰天大笑。

他不仅是一名修士,同时也是一名驯兽师,刚刚他通过精神力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了这头白斑豹,而白斑豹也做出了回应。

“益叔,把它放出来吧。”龙知训命令道。

“是。”益叔点了点头。

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头白斑豹的身上,一个个都满怀期待地想看着它出笼,全场鸦雀无声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莞尔动听的声音却兀地响了起来。

接着,只见一个身着破旧布袍的小女孩艰难地从人群中挤了过来,她爬上了处刑台,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江楠的身边。

龙儿早就叮嘱过江楠,让他不要随便出来走动,可不知为何,江楠最后还是让龙息谷的人给发现了。

刚刚看到江楠被押到处刑台上时,龙儿的内心也跟着一颤。

她在龙息谷内并没有什么地位,既不是修士,也没有良好的出生,在祖先数百年前就定好的规矩面前,她根本没有一点话语权。

眼看着这头骇人的猛兽就要被放出来了,龙儿在处刑台下犹豫再三,最后她还是鼓起勇气冲了上来。

但当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汇聚到她身上时,这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还是有些紧张和怯场,刚刚冲上来的那股勇气也似乎一下子消散了。

“江楠是......我的朋友,你们能不能......放过他?”

憋了老半天,龙儿只是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,颤巍巍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冷寂!

众人原本激动的内心,仿佛一下子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
“胡闹,死丫头你赶紧下去,怎么能打扰龙使大人处刑呢?”

“赶紧滚下来,处刑台可不是你玩的地方!”

“龙使大人,快把猛兽放出来,别管那丫头了。”

众人根本没有理会龙儿的请求,甚至还恶语相向。

“益叔,这女娃谁啊,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呢?”被龙儿这么一搅和后,龙知训皱着眉头,向一旁的益叔问道。

“少爷,她是龙玄笑的女儿。”

“龙玄笑!”听到这个名字,龙知训的表情立马凝固了,他的脸色也很快阴沉了下来。

“好啊,原来是那个叛徒的女儿,没想到她还活着!”

龙知训双目一凛,射出一道寒意,他用阴鸷的眼神盯着龙儿,细细打量着她。

他的样子可怕至极,让人不敢直视,龙儿低着脑袋,本能地闪躲着他的目光,身体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。

“你说,这个人是你的朋友?”龙知训冲着龙儿邪魅一笑。

“嗯!”

没明白对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,但龙儿还是点了点头。

啪!

然而接下来回应龙儿的,却是一道猝不及防的耳光。

龙儿只是个不懂修炼的凡人,哪里经得起龙知训的一击,她整个人倒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,翻滚了两圈。

粉嫩的小脸上,鲜红的手掌印异常醒目,一道血丝慢慢从她嘴角淌了下来。

龙儿冷哼了一声,但她噙着眼泪,始终没有落下。

“你作为龙息谷的人,外来人不能进来你不是不知道,还敢说他是你的朋友!”

“朋友?你们是在哪里认识成为朋友的?龙息谷吗?还是说,你和你爹一样,也违背祖训,偷偷出过谷?”

“你爹是个什么样的人,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,他是我们龙息谷的叛徒,是罪人,没想到,你居然跟他一样,也要背叛我们龙息谷!”

龙知训连珠宝似的骂道。

“不,我没有......”龙儿解释道,但她的声音在龙知训的咆哮面前却显得有些无力。

“你没有,那他怎么解释?”龙知训指着江楠冷笑了一声。

“他就是你背叛龙息谷最好的证明,你跟你爹一样,生来就是贱骨头,龙息谷生你们养你们,你们却偏偏要违背祖训,真是我们谷内的耻辱!”龙知训朝着龙儿脸上吐了口唾沫,冷言道。

一提及龙儿的父亲,周围众人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鄙夷和责怪。

“龙使大人,把她一起处刑了,龙玄笑的女儿,不配活在这个世上!”

“对,她爹是叛徒,她也是叛徒,这对父女生在我们龙息谷,真是丢尽了我们龙息谷人的脸。”

众人纷纷怒骂道。

“不,我爹不是叛徒......”

泪水不断在眼眶里打着转,龙儿的声音也有些哽咽。

在她的印象里,父亲龙玄笑是个很善良的人,他是个药师,是个悬壶济世、有求必应的药师。

龙儿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,父亲对她很好,也非常宠她,但不知道为什么,龙息谷内的其他人都会在背地里说她父亲是个叛徒。

龙儿不知道她的父亲到底做了什么,龙玄笑也从来没有解释过,每当龙儿问起,他总是笑着说,不要去在意那些流言蜚语。

龙儿很听话地答应了父亲,流言蜚语并没有对她的童年产生什么影响,有父亲在身边,龙儿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。

但是好景不长,就在两年前,龙王殿的龙使们忽然闯进了龙儿的家中,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,上来就把龙玄笑给押走了。

龙儿记得,当时父亲笑着跟她说“没关系,我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但是已经两年过去了,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龙儿从来没有忘记父亲的话,她一直默默地守在家里,等待着父亲回来,即使她每天都会被人欺负,即使她饱受流言蜚语。

这个五岁的小女孩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。

为了生活,她受了多少苦,流了多少泪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眼泪再也憋不住了,如决堤的大江,奔涌而出。

“我爹不是叛徒,他不是!”

龙儿撕心裂肺地喊着,似乎是在回应这两年来所受到的所有流言蜚语。

“你说不是就不是吗?真是有什么样的爹,就有什么样的女儿。”龙知训嗤了一声。

“龙使大人,把这叛徒一起处刑了吧!”

“杀了她!”

周围众人呐喊道。

龙知训笑了笑,“好了,不跟你再浪费时间了。”

“益叔,把笼子打开吧,这两个人,一起处刑!”他的眼睑慢慢收敛,恶狠狠地说道。

唰!

笼子终于被打开了,那头白斑豹猛地一跃,冲上了处刑台,它在处刑台边缘慢慢移动着,似乎是在为待会儿的捕猎做准备,仔细打量着猎物。

有龙知训的精神力控制,这头白斑豹把龙儿也当成了自己的目标,幽绿色的眼睛盯着她,杀机尽露。

“好了,小可爱,接下来就到你的用餐时间了。”龙知训嘴角一勾,缓缓地离开了处刑台。

台上,只剩下龙儿和江楠两人了!

望着体型比自己大了近百倍的白斑豹,龙儿的心脏在狂跳,她全身一颤,双腿不断地打着抖。

但她还是守在江楠的身前,没有离去。

吼!

忽然,那白斑豹仰头发出一声巨吼。

周围众人听了,纷纷远离了处刑台几步,他们害怕,但内心又激动无比,一刻也不舍得把视线从处刑台上移开。

龙儿脚下一个踉跄,直接跌坐在了地上,她吓得脸都白了,泪水夺眶而出,却又不敢哭出声响。

“别怕!”

就在这时,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了龙儿的肩上。

她回过头,只见江楠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嘴角上,竟带着一抹微笑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