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式微
书名:天涯孤星 作者:梦一世 本章字数:465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23:55:27

“这臭小子......竟然真的修成了寒风剑法!”宋少川的眼中已经满是惊讶。

多年前,墨守道独自一人离开汴禾城,说是寻找突破契机,如今回来,竟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!

三名炼气七层的修士,在他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!

“墨轻狂,你墨家......出龙了!”宋少川仰头一叹。

墨守道出手,落黎剑看来是有机会拿回来了!

......

“你竟敢对我楚家出手!”

楚平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人,一脸阴翳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,三人齐上,也不是墨守道一人的对手。

墨守道则是一脸平静,并不把楚家放在眼里,也视周围一片惊呼声为无物。

“我说过,在对宋家动手之前,你们就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。”

他手一抖,手中长剑又对准了楚平,“现在,轮到你了!”

“好,好......”

楚平面色铁青,“你竟敢如此!”

“那就准备好承受楚家的怒火吧!”

话音刚落,楚平就向着墨守道冲了过去,他手上拿的,赫然就是宋家至宝,落黎剑!

“寒风剑法第一重,风雪!”

不给对方任何先机,墨守道率先挥动长剑,甩出一道剑气!

寒风凛冽,剑气中还夹杂着些许冰霜。

“以为只有你才会用剑吗?”

楚平冷哼一声,直接照着这道剑气迎了上去。

“流云剑法,开云式!”

流云剑法!

这是流云宗内部剑法,据说已经达到了地阶功法的境界,只传流云宗内门核心弟子。

楚平会这剑法,也就是说他已经成为了流云宗的内门核心弟子!

得到这个消息,在场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这可是流云宗啊,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要进去都没有办法,如今楚平居然轻易进去了,而且还是内门弟子。

“我爹认识一个流云宗的长老,他都没让我入宗,这楚平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?”

“可恶!流云宗啊......当真是羡煞我等!”

轰!

两剑相撞,比武台上顿时爆出一阵气浪,激得场外一片风雪飘摇。

然而,两人的身形都没有退后半分!

“居然能挡住我的开云剑式!”

楚平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。

他的流云剑法可是地阶功法,而墨守道的寒风剑法,顶天了也不过是玄阶功法,竟能做到硬撼自己而不后退!

“不过仗着功法优势罢了,你对剑法,一无所知!”

怒哼一声,墨守道直接拉开身形,对着楚平施展出了寒风剑意!

剑意,与枪意相同,都是一种使用武器的感觉和对武器的领悟。

楚平的流云剑法虽比墨守道的寒风剑法高级,但毕竟他的修炼时间尚短,所以只会一些剑式,还没有领悟出剑意。

一时间,比武台上风雪交加,甚至连整个城主府门口,都飘起了雪。

现在不是冬季,可墨守道却强行用自己的剑意改变了天气!

真气耗尽大半,整个比武台上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!

“有点意思,小小年纪就能动用如此强大的剑意,此子当真是个剑术天才!”

人群中,江楠微微一笑。

他见过无数剑术天才,但像墨守道一样在十几岁的年纪就悟出剑意的却是少之又少。

更不用说他还是在散修的状态下,从一本低劣的玄阶功法中悟出来的。

若是给他足够的修炼资源,此子不知道还能成长到什么地步!

“死吧!”墨守道冷声喝道。

漫天飞雪伴随浩然长风,轰然压向楚平。

皑皑白雪,其中更是蕴含着上千道杀机,只要楚平稍加不注意,就能瞬间被风雪冻成冰塑。

“该死!”

风雪障目,楚平嘴角不禁一抽,这寒风剑意,他自己现在还真没有这个实力硬撼!

“本来不想这么早动用这件法宝的,是你逼我的!”

落黎回鞘,楚平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翠绿色的玉佩。

此玉光洁通透,翠绿的色泽伴着一抹深邃感,仿佛内藏乾坤。

从这块玉佩上,江楠能感受到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。

“这是......元婴期的力量!”他心中一惊。

据他观察,这块玉中应该蕴含着元婴期修士的一道攻击。

楚平不过才炼气期的实力,就连楚家家主楚天霸,修为恐怕也不会超过筑基期。

楚家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悍的宝物?

莫非,此玉不是楚家之物,而是来自流云宗!

流云宗这个名字,江楠从没听说过,想来应该是近五百年来新崛起的宗门。

不过,此宗门能够有一位元婴期的修士坐镇,倒是有些超乎了江楠的想象!

“墨家小子,你的寒风剑意再强,能强过......我这一击吗?”

崩!

一声脆响,楚平手中的玉佩裂成碎片,道道灵力从碎玉中涌出,化作万千飞剑,直奔墨守道而去。

风雪!

乱剑!

一时间,天地失色。

比武台旁,宋少川已经惊地长大了嘴巴,“这是......流云剑法的大杀招,星云散!”

“爷爷,守道他,能否获胜?”宋青柠上前。

宋少川默不出声,缓缓摇头,道出一句,“难!”

星云散,连漫天的星云都能轰散,更不用说墨守道唤出的那些小风雪了。

“若守道遇难,老头子我就是拼上这条老命都要上台去救他!”宋少川毅然攥紧了拳头。

他忘不了当初故友死时,攥着他的手,将墨守道托付给他的场景。

十几年过去了,此景历历在目。

“墨老头,你且放心,即便是我宋家亡,我也不会看着你宋家绝后!”

“爷爷,都怪我,”宋青柠娇躯猛颤,两行清泪从眼中缓缓流出,“若不是我非要上台,就不会连累守道了。”

宋少川一只手抚着孙女的后背,慈目触动,“莫要自责,楚家想对我宋家下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上不上台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”

轰!

寒风剑意与星云散撞到一起,只一个瞬间,漫天飞雪消融!

墨守道败退!

“寒风剑法第二重,雪月。”

“第三重,寒衣。”

剑意全无,墨守道身形急退,耗尽丹田真气,向着前方荡出两剑,以作防御。

然而,两剑挥去,那万千飞剑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依旧朝着他直飞而来。

到底还是境界的差距太大,在这元婴期的攻击面前,墨守道做什么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。

他脸色骤变,将手中长剑挡在了身前。

轰!

剑雨飞来,如万点星辰撞在墨守道的长剑上。

他的身形猛然向后弹射,在比武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长痕后摔在了地上。

“噗!”

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长剑断裂,墨守道胸口碎了不知多少根肋骨,整个凹了下去。

“小子,你怎么样了?”

“守道!”

“墨家小子!”

宋家众人第一时间跑到了墨守道的身边。

看到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,宋家人一时间全部屏住了呼吸。

“怎么伤成这个样子,你别起身,躺着不要动。”

“这楚家的混蛋,我非杀了他不可。”

“这是疗伤的丹药,赶紧服下!”

“咳咳......”

服下丹药后,墨守道又吐了口鲜血,他擦了擦嘴角,一双眸子中充满了不甘、懊悔、羞愧。

曾经,他离开汴禾城,为的就是磨砺自身、提高修为,让自己和宋家不再遭受折辱。

可此次回来,他依旧弱小,依旧无能为力,依旧帮不了宋家!

他单膝跪地,拜倒在宋少川的面前,“宋家主,守道让你失望了!”

“无妨。”

宋少川赶紧将他扶了起来,抚养此子长大,宋少川早就将他视如己出。

对于他的失败,宋少川不生气,有的只是心疼。

楚平,伤宋家三人,伤宋青柠,伤墨守道,夺落黎剑,折辱宋家。

真当宋家无人不成!

宋少川一身衣服无风自动,眼中已竟是怒火。

“宋家主,不可!”

就在宋少川想要上台之时,墨守道一只手抓住了他。

他颤抖着站了起来,摇摇欲坠的身躯如山岳般巍峨。

“宋家主,守道自幼入宋家,承宋家恩惠,此番恩情,守道今生无以为报,只有来世做牛做马来偿还宋家恩情。”

“家主......宋爷爷,”

说着,墨守道坚毅的眼眶中闪过几点泪光。

多年的养育之恩,墨守道早已将宋家人视为自己的家人了。

“宋爷爷,以后你要好好保重身体,还有诸位,还有......青柠。”

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,你要乖乖听宋爷爷的话,好好照顾他,不要出去惹是生非了。”

“守道......”

宋青柠已是满面泪水,她看着墨守道,如鲠在喉。

“小子......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从墨守道的话中,宋少川似乎听出了些什么,他愣了一下,随即满面惊恐。

墨守道淡淡一笑,他看了眼宋家人,似乎是在跟这个世界告别!

“燃我寿元,赐我神威!”

“寒风心诀,式微!”

式微,式微,胡不归?

可墨守道再也无法归去了,他以寿元为代价,换取一丝至尊神威。

几临崩溃的身体再次恢复行动能力,墨守道向前微微一踏,身形再一次回到了比武台上。

他的一头黑发已变成三千银丝,额头、脸颊,隐隐有皱纹浮现,一双眼睛充血,全然变成了血红色!

“果然......”

宋少川瞪大了眼睛,向后倒退了半步。

“一模一样,一模一样!”

“你和你爷爷那个倔老头一模一样!”

“谁让你燃烧寿元的,谁允许你燃烧寿元的,那是寒风剑法的禁招,你去学它做什么!”

“你可知这是天道法则,一旦动用,不管结果如何你都必死无疑!”

宋少川情绪有些失控,他朝着台上的墨守道嘶吼道。

是他宋家无能,是他宋少川无能。

可宋家所受到的屈辱为何要让墨守道一个外姓晚辈去扛?

他如鲠在喉,仰天长叹。

“宋爷爷,是守道......自愿的!”

是他自愿的,所以宋家不欠他什么,是他自愿的,所以宋家,无需自责!

楚平看着眼前的墨守道,心中竟生出了一股寒意。

他能感觉到,此人的气质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实力,更是深不见底!

“你......你做了什么?”

墨守道没有说话,只是照着身前挥出一剑。

一剑,风雪漫天,整个比武台都被劈成了两半!

剑芒锐利,竟连号称汴禾城第一坚固的城主府高墙上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!

楚平被这一剑击飞出去,直接撞在城主府墙上,轰出了一个大洞。

“怎么可能!”

在场的众人全部一惊,连观看其他几座比武台的看众也都把目光投了过来。

这个人......竟恐怖如斯!

挥完剑后,墨守道面色一变,忽然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“守道......”宋青柠向前踏出几步,眼中尽是不舍。

宋少川直摇头,“天道法则,又怎么能凭肉身承载呢。”

“恐怕守道以生命为代价,所换来的,也不过只有这一剑而已。”

“什么!”宋青柠一惊。

墨守道的生命,竟只能换来一剑!

“这怎么可能,怎么会这样呢,他的命,只值一剑?”

“唉,”

宋少川低头,他知晓这寒风心诀,之所以把它列为禁招,就是因为它的不公!

仅一剑,就要燃尽一个人的寿元。

一剑,惊天动地,一剑过后,施剑者烟消云散!

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......”宋青柠双目失神,直接跌坐在了地上,口中不断嗫嚅着。

“大好年华,却为了家族荣辱而陨身,何必呢?”

台下人群中,一道叹息忽然响起,江楠注视着眼前的一切,微微摇头。

“也罢,如此天才,若我看着他就此陨落而无动于衷,倒是有些无情了。”

“是该出手了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