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与天商
书名:天涯孤星 作者:梦一世 本章字数:372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23:55:27

城主府门口,残垣断壁,原本坚硬不催的壁垒,如今已成了一堆土崩瓦狗。

轰隆!

忽然,一只手从残石中伸了出来。

“该死......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,竟能伤我到如此程度!”

楚平摇晃着身形从石块中爬了出来,他身上尽是伤口,一身衣服已经快被血水浸红了。

身为楚家大公子,在修为全无的时候他尚且没有如此狼狈过,更不要说现在了。

“快看,楚家那人......还没死!”

宋家之人发现楚平,心中都是一惊。

刚刚那一剑是如此惊天动地,楚平居然还能活着!

远处,楚天霸看到这一幕,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。

楚平是沟通楚家和流云宗之间的桥梁,且不说他本身实力有多强悍,单是让楚家和流云宗交好这一点,就给楚家带来了莫大的利益。

楚天霸对他的看重程度,远超楚家任何一个人。

“楚家主,看来你们楚家是遇到敌手了。”苏北离道,声音无悲无喜。

“敌手称不上,”楚天霸淡然一笑。

“墨家小子刚才那一剑,恐怕已经耗光所有修为了。”

“他现在颓态尽显,平儿想要干掉他,不成问题。”

楚天霸又斜看向苏北离,“怎么,苏家主不去关注你们苏家的比赛,反倒关心起我们楚家来了?”

“哈哈哈,”

苏北离仰天长笑,“我们家那俩小子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“苏邵那边的挑战者虽多,但大都是一些乌合之众,至于锦鸿那边......”

说着,他扭过头,往苏锦鸿所处的那座比武台上看了一眼。

只见苏锦鸿傲然站在台上,周围竟连一个上来挑战的人都没有。

苏北离微微摇头叹息,“恐怕,他们都是在惧我那不孝子的名号。”

目光收回,他又无意之间瞥到了剩下的两座比武台。

“哦?段家那小子看来是遇到麻烦了,这和尚的修为,我竟有些看出来。”

此时,段天楠正与一个素衣和尚在交手,两人打的有来有去。

不过,在苏北离眼中,那和尚似乎是在隐藏实力!

只见他负着一只手,仅用一只手游刃有余地与段天楠交战,神情淡然。

那神情,倒有点像是......

猫戏鼠!

“冷家的小公子也遇到困难了。”

楚天霸淡淡说了一句,便将苏北离的目光又拉到了另一座比武台上。

冷峰受到了骆芊芊和曹氏双雄的围攻,此时也处在下风。

他难以顾此及彼,被打的节节后退,一身衣裳已经被划开了好几个口子。

“冷家后辈受挫,冷城主怎么还如此坐得住?”楚天霸一问。

座椅上,冷天尘根本没有看自己侄子一眼,反而正襟危坐,一双眼睛盯着人群,好似在寻找什么。

就连冷欣韵也是如此。

比赛到现在已经进行了快一个时辰了,冷欣韵居然还未上台。

看她一脸焦急的样子,似乎有什么比比赛还要着急的事情。

这倒是奇了。

“怎么......他还不来?”

冷欣韵攥紧了手,一双眸子盯着人群,面色焦急。

苏北离貌似想到了什么,嗫嚅道:“莫非......是在等江楠?”

......

墨守道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他脑中一阵疼痛,仿佛头要炸了一般。

人群中的一片波澜,他根本不在意,只是一双眼睛盯着宋家,似乎是想在死前多看他们一眼。

“到底......还是我太弱小了!”

“是我没能守护好宋家,没能守护好青柠......”

两行血泪自他眼角缓缓流下,带着无尽的不甘!

身体一轻,他直接向后栽了过去。

然而,似乎有一股力道在后方托着他,让他的身体悬停在了半空。

“既然有不甘,为何要放弃生命呢?”

“留着你这条命,去平不甘,岂不好?”

墨守道血目望去,只见一袭素衣青年站在他的身边,脸上带着一抹笑意。

这少年何时出现,何时来到他身边的,他全然不知。

只是从这少年的一抹微笑中,他能感到一丝善意。

“江楠!”

楚平看到此人,眼珠都要瞪出来了。

当初在丹阁门口,江楠让他受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

现在江楠竟又出现了!

他想做什么?救墨守道吗?

虽然江楠确实有妙手回春的能力,但墨守道触犯的是天道法则,神仙难救。

楚平不相信,墨守道还能有活路!

“平不甘?”墨守道嘴角溢出一道鲜血,自嘲一笑,“我现在已踏入生死边缘,马上就会殒命,如何去平不甘?”

皱纹遍布,墨守道此时老态尽显。

他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中透着不甘,可那又如何?

他根本无法去平!

“若......我能救你呢?”江楠微微一笑。

音落,墨守道眼中闪过一丝触动。

他濒临破碎的身体微微一颤,不顾流血的伤口,紧抓住江楠的手臂。

若能获救,他会去平心中的不甘吗?

当然会!

他要去将那个折辱宋家的小子打败,他要变强,他要守护宋家......

但寒风心诀违背天道,岂能凭面前少年一言两语获救?

这丝触动重又归于平静,“不可能的,寒风心诀我最清楚不过了,咳咳......”

他放下了手,心情重归死寂。

“这是有违天道的禁术,一旦动用,必死无疑。”

“兄台的心意,守道心领了。”

“只是在天道面前,想必兄台也无能为力。”

天道是什么?天道掌管世间一切法则。

人,又如何能与天斗呢?

“若我能救你呢?”江楠不为所动,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。

“你的时间不多了,我的善心也有限,这是我最后一遍问你。”他收回了脸上的笑容。

救墨守道,只是江楠一时善心起。

他不想看着一个天才在自己面前陨落,不想看着一个知恩图报之人不得善终罢了。

但若对方无求生之心,江楠也不会滥发善心。

墨守道此刻身形已经开始消散,他的四肢慢慢燃起火焰,正逐渐化作尘埃。

这火,乃是天道之火。

此火不灼万物,只烧墨守道,将他的身体、灵魂燃尽,带入轮回。

墨守道愣住了,他看着江楠,一时不知如何言语。

真的有人,想以人力去与天斗?

真的有人,敢以人力去与天斗?

可天道之火容不得他发愣,火烧得越来越烈,越来越旺,若再迟片刻,即便是江楠也无法救他了。

“爷爷,”宋青柠看向宋少川,一双眼睛早已朦胧着水意。

深吸一口气,宋少川直接朝着江楠鞠了一躬,“这位小友,若小友当真能救此子一命,我宋家便欠小友一个人情,他日赴汤蹈火,我宋家定报小友此恩。”

宋家,虽是汴禾城一个二流家族,但要想得到他的一个人情也绝不是件易事。

宋少川此举,可以看做是宋家向江楠的求助,也可以看做,是宋家向江楠的低头!

宋家救不得的人,江楠能救!

从江楠的态度来看,宋少川相信,他或许真的有办法救人!

然而,江楠并没有理会宋家的人。

即便是二流家族又如何,宋家在江楠眼中,依旧一文不值。

他只是望着墨守道,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“墨家墨守道,恳请兄台救我!”

两行血泪流下,墨守道的声音有些颤抖,也有些哽咽。

江楠嘴角一勾,“好。”

“我救你,也不白救,秦赵之间的天骄赛,我要你取得一个参赛资格,到时候助秦国获胜,你可愿?”

墨守道本就是汴禾城的人,帮助秦国,义不容辞。

这句话,与其说是对墨守道的要求,倒不如说是江楠给自己找的理由。

“若能得救,守道一定唯兄台马首是瞻!”墨守道眼神中带着一丝感激。

“如此便好。”江楠微微点头。

远处,楚平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了一道轻蔑的笑容,“哼,大言不惭!”

“天道之力,岂是你能硬撼的?”

“即便是我师父,流云宗的宗主尚不敢言天道,你又怎敢?”

面对楚平的质疑,江楠付之一笑,“你师父?井底之蛙罢了。”

“什么!”楚平一惊。

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。

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够狂的了,没想到这个江楠竟然比他还狂。

他的师父,流云宗宗主云清道人已经达到元婴期的实力了,江楠居然敢称他为井底之蛙。

“既然你不信,那我就让你看看,天道之力,在我面前根本......

“不堪一击!”

说着,江楠神识铺展,将这整片比武台所在地全部笼罩了起来。

丹田真气催动,一时间,天地失色。

黑压压的云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的感召,全都向着城主府门口聚拢了过来,如大军压境。

在这滚滚黑云之上,更是电光闪烁,霹雳不断。

轰隆!

忽然间,一道响雷乍起,金色闪光从天而降,将大地轰出了一个大坑。

天崩地裂,恍如末世!

“这是......雷劫!”

场上众人看到这一幕,纷纷瞪大了眼睛,有修士更是直接道出了“雷劫”二字。

霹雳雷霆,电走龙蛇,与传闻中记载的雷劫如出一辙。

江楠到底做了什么,居然能引来雷劫?

“兄台,你这是......”

墨守道张大了嘴巴,已经不知如何言语。

雷劫,这是修士渡劫时才会发生的事情,他只在传说中才听说过。

江楠淡淡一笑,“天道之力,自然要靠天道来解,我只是在......与天商罢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