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了善
书名:天涯孤星 作者:梦一世 本章字数:37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23:55:27

"交战之际,你还有心思东张西望,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对手放在眼里了?"

楚平邪魅一笑,将落黎剑从墨守道小腹处抽了出来,鲜血如注。

捂住伤口,墨守道身形连退了数步。

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"你在,找死!"

他眉目中透着一股怒火,全然不顾伤势,攥紧了手中的长剑。

江楠于他有救命之恩,若非江楠,他现在早就魂归天道了。

所以不论如何,他必须要去帮忙!

"寒风剑意!"

再次动用剑意,墨守道的丹田已如枯竭的河床,再无半分真气。

一剑飘雪。

剑锋如寒夜里的冰块一般刺骨。

嗡嗡的剑鸣声缠绕耳畔,这一剑,快如飞电,势如破竹!

楚平面色一寒。

"该死的墨家小子,给我去死吧!"

"流云剑法,雷云式!"

他大喝一声,朝着墨守道挥出一剑。

落黎剑缠着雷电,刺啦作响。

这一剑,荡尽楚平丹田内真气,倒是有了几分地阶功法的气势。

轰!

风雪与雷电相撞,顿时产生一阵音爆。

墨守道吐出一口血箭,整个人倒飞了出去。

楚平也不好受,他的身形如炮弹,照着后方直飞出去,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长痕。

隆隆隆……

撞碎数块石头后,楚平的身形终于停了下来。

他闷哼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直接昏了过去。

两败俱伤!

即便是墨守道想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也因伤势过重而倒了下去。

"看来……我又帮不上忙了。"

他深吸一口气,自嘲地叹了一句,随即又猛吐鲜血。

到头来,他还是无法帮上江楠的忙!

"你顾好自己便是,我这边的事情,你还插不上手!"

忽然,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墨守道身前不远处响起。

轰!

一声巨响,苏锦鸿挥出一掌过后的地面,又产生了一道气浪。

尘烟散去,只见江楠傲然站立,他的身前凝出了一道气盾,将苏锦鸿的攻击完美地挡了下来!

"怎么可能,那么猝不及防的一击,他居然防住了!?"

"好惊人的反应速度!"

苏锦鸿看向面前的一袭白衣,脸色也微微生变,"看来,是我小瞧你了!"

刚刚那一掌看似随意,但苏锦鸿也发挥了三成的实力。

照苏清河的说法,江楠只有炼气五层左右的实力。

就算他一个月的时间拼命修炼,顶天了也不过炼气七八层的样子。

这一掌,完全可以秒杀他。

可如今,却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"有意思。"

远处,一双鹰目看到此景,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微笑。

段天楠跪倒在地,看着慢慢离他远去的和尚,出言道:"和尚,你我还没打完,你就想先走吗?"

和尚回头一笑,那笑容里,透着三分邪气,七分蔑视。

"阿弥陀佛,施主自知不是我的对手,又何必要留下小僧呢?"

"施主的断水掌,小僧方才已经见识过了。"

"现在想走,还不行吗?"

看着和尚一脸轻浮的样子,段天楠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怒火。

段家少爷,何时受到过这样的折辱?

先是游戏一般将自己打倒,现在又无视自己。

这和尚,当真狂妄!

他用尽全身力气,身形猛然站起,"秃驴,我要你死!"

段家断水掌,玄阶中级功法,绝非浪得虚名!

掌力如汹涌波涛,包含万千内劲,急啸而至。

一时间,整座比武台像是要被洪水淹没一样,石块波涛般卷起,翻滚至空中,猛然向前砸去。

"哎,"

见此景,那和尚竟一丝不慌。

他垂头一叹,"世人皆虚妄,身为蝼蚁尚不自知。"

"也罢,佛说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。"

"既然施主执意如此,那小僧便帮施主回头吧!"

说着,只见袈裟轻动,和尚向着段天楠的方向悄然打出一印。

一印,排山倒海!

什么滔天大浪,什么内劲万千,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段天楠口中猛地吐出一道鲜血,整个人向后轰然砸去。

然而,那印却依旧没有停下!

轰!

在这一印之下,比武台脆弱如纸糊,竟直接被轰塌了一角。

再定睛看去,台上哪里还有段天楠的身影。

段家天骄,须臾之间就被轰成了一团血雾!

嘶!

看到这一场景,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都说出家人戒杀生,那和尚……竟如此杀伐果断!

"阿弥陀佛。"

一印过后,和尚微微垂身。

他的脸上无悲无喜,似乎把杀人一事看得很淡。

随即,他身形一晃,离开了比武台。

下一刻,他的身形便出现在了江楠面前。

"两位施主,小僧有礼了。"

苏锦鸿朝他瞥了一眼,对这个不速之客,他心底略微有些抵触。

倒不是为段天楠鸣不平,只是他单纯地看不惯这个和尚的做法而已。

他的双目之中射出一股寒意,威压逼人。

"和尚,这里的事情与你无关。"

"赶紧滚开,不然,我不介意让你永远留在这里!"

和尚淡淡一笑,“相遇便是有缘,两位施主与小僧有缘,小僧又怎会避讳呢?”

说着,一道淡金色的佛光自他身上荡出,与苏锦鸿所施展的威压相互抵消。

"哦?"

苏锦鸿的脸色微变,"本事不小,怪不得那个姓段的会败在你的手上。"

"阿弥陀佛,施主谬赞了。"

和尚微微欠身,"段施主不听小僧劝告,小僧无奈才送他入了轮回。"

"如今,他一人走这黄泉路怕是有些无趣,小僧大发慈悲,想再送两位下去陪他。"

"如何?"

话音刚落,和尚的眼神微变,猛然向前挥出一掌,令人猝不及防!

狂风骤起,江楠和苏锦鸿的身形都向后退了数米。

"有意思,这和尚年纪轻轻,修为竟不弱于我。"

苏锦鸿眼神一凛,祭出一面护盾挡在身前。

玄元盾,盾身所在,可挡千石之力!

轰!

这一掌击在玄元盾上,如同一座天外来峰轰然砸下。

盾身微微作响,将这股巨力化作虚无。

江楠身轻如燕,顺着掌风向后滑行数米,飘然落地。

他抬头一望,似乎将那和尚从头到位看了个通透。

"不灭金身法咒、大推云手。"他嘴角一勾。

"小和尚,这是秦赵两国的事,你大悲寺为何也要来趟这滩浑水?"

听到江楠的话,和尚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眸顿时睁大。

"你……你如何能看出我大悲寺的佛法?"

大悲寺来自方外之地、隐蔽之所,本不问世事,其中的功法更不为世人所知。

此人为何能凭借两招看出自己的来处?

"罢了,小僧了善,确实来自大悲寺。"

既然被看出来了,和尚也不隐瞒,自报家门道。

"小僧本不想透露来处,却不想被你给看出来了。"

"我大悲寺佛法一向不外传,施主既然能知晓,"

"不知施主与我大悲寺有何渊源?"

了善语气平淡,但眼神中却透着一丝杀意。

不论此人是如何知晓自己来处的,既然知道了,那,他就不能活!

江楠淡然一笑,"渊源?要说渊源那可就深了。"

"昔日枯叶大师于我有恩,我也在大悲寺住过一段时间。"

"不过,大悲寺那些和尚可都是一些善徒。"

"何时出了你这么个……"

"妖僧!"

江楠眼神骤变,仙尊之威轰然将了善笼罩了起来。

上一世的时候,江楠因为冒犯隐世宗门而被数百修士追杀,是大悲寺的枯叶大师路过救了他。

自此,江楠在大悲寺中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直到修为提升之后才离开了那里。

对大悲寺的和尚,江楠再清楚不过。

他们都是一些普度众生的得道高僧,虽然避世,但也只做修禅礼佛之事。

何时出过一人像眼前的了善一样,视人命为草芥?

"阿弥陀佛。"

威压之下,了善施展不灭金身法咒,堪堪抵挡住了江楠的一念杀意。

他看向江楠的目光骤变。

"施主不愿说就罢了,何必出此妄言欺骗小僧呢?"

"枯叶大师早在百年前就已圆寂,又如何与你相识?"

"小僧自幼在大悲寺长大,却从未见过施主。"

"施主又从何来的在大悲寺中居住?"

一连串发问,把江楠言语间的矛盾之处全指了出来。

"无知。"江楠微微摇头。

他所言之事全是五百年前之事,了善又岂会知晓!

大悲寺在这五百年间发生了什么变故,江楠不知。

不过,他与枯叶大师也算是朋友,如今看着大悲寺出了这么个妖僧,他也有理由出手替朋友清理门户!

他日,你于我有大恩,我无以为报。

如今,我帮你清理门户,多少算还了一点吧!

谛渊微动,江楠剑指了善。

"既然我说了你不懂,那就不用再废话了。"

"把命留在这里吧!"

神识发动,一股真气波动遍及全场,江楠的身上骤然燃起了一阵火焰。

在火光的包围下,江楠的身体闪闪发光,犹如佛殿里的一尊金身罗汉。

"这是……战体!?"

了善看到这一幕,瞳孔骤然放大。

战体是什么,他再清楚不过。

他所修的不灭金身法咒,若练到登峰造极之境,便能形成战体。

只是他目前修为尚浅,还不能使出战体一招。

江楠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,居然先他一步悟出了战体。

若非眼见,他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