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打算
书名:猫医 作者:临风色 本章字数:2300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06 00:47:25

秦嘉一死,许家和督军府的恩怨似乎也随之消散,其实是董如婉借着这个机会上门请求和解,付了一大笔钱。

林清阁虽然解了禁足,但没有林督军让他回军里的吩咐,故而整个人都闲下来,这些天的憋闷一下子释放出来,跟副官们在一处喝酒。

他喝酒的时候极为沉闷,一个劲儿往里灌,牛饮似的,一双眼里燃着浓浓的火焰,林清阁是要报仇的,林溪岑打自己那一顿,要拿命来偿。

喝完一顿酒,林清阁醉了小半,便叫人去了悦糖心住的地方,这还是他头一次过来,看着花团锦簇的花园子,清雅精致的小洋楼,冷笑一声:“若是没有林家,这个女人能住上这样好的地方?”

明明是尚且炎热的夏末,一边的张副官却出了一身冷汗,看二少这模样,竟像是要来找事,他心念一转便劝道:“少帅,听说五少似乎快回来了。”

前后一个月的时间,林溪岑又要回来?

林清阁醉醺醺地,问道:“他回来做什么?父亲要他驻守明城,就是看不上他,把他发派,那个小子,都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林家的血脉,还妄图和我争。”

张副官答道:“他这一次似乎是办了件大事。”

“什么大事?”

张副官摇摇头:“目前还不知,但是我们得早做打算。”

“自然得早做打算,我这不是就来打算了么。”林清阁看着面前的小洋楼,花草繁茂,蝶舞翩跹,这里的生活越是舒适美好,林清阁就越恼火,他的眼底满是恨意。

太阳渐渐西斜,阳光的颜色由透白转为昏黄,伴随着钟楼的大钟敲响,圣格兰德女中放课了。

这天放课回来,悦糖心在拐过路口之前就被若雪拦住,它用小爪子指了指悦宅的方向道:“林清阁在里面,控制住了韩妈,不知道图谋些什么。”

同行的钟云看着若雪这一连串的动作,好奇道:“它真真是成了精似的,几个简单的动作我都以为它会说话。”

“阿云,要不你先回去?”悦糖心道,“若雪似乎说的是,家里准备的猫食不多了,我带它去买一些吧。”

“也好。”钟云点头应下。

目送着钟云离开,悦糖心这才找了棵树躲了躲,道:“你先去查探一番,看清楚他们带了多少人,分布在哪里,若是能打听到意图就更好了。”

若雪听话去了,走时悦糖心又叮嘱:“万事保全自己最为重要,若是被人抓到了得讨巧卖乖,知道吗?”

林清阁来者不善,若是来拜访实在是没有必要绑了韩妈,悦糖心心头突突地跳,思虑万千还是决定慎重为上,去搬救兵。

悦宅离城西更近一些,小玫就是住在城西公寓里,去她那里借用电话打给顾司南,求他帮忙应当算是最迅速也最稳妥的法子。

小玫正穿着睡衣整理房间,水红色的吊带睡裙在一众暗沉的家具里格外显眼,见到悦糖心,她的眼睛动了动,颇尊敬道:“悦小姐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悦糖心对小玫的事听说了一些,平心而论,顾司南将她救出苦海总比她在欢场毁了一生要强。

悦糖心对她笑得温和:“小玫姑娘,你这里一定有顾先生住所的电话吧,我想借用一下。”

“当然,请用。”小玫将她请进去,下午五点半的天空尚且明亮,屋子里不开灯就足够照明。

悦糖心见她刚清洁过房间,便脱了鞋子放在门口才走进去,透明的玻璃袜包裹着小脚,有种说不出的优雅别致,那是独属于女学生的干净气质。

她一步一步朝着电话走过去,询问过电话号码才打过去,接电话的是阿飞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是悦糖心,今天可能还需要麻烦你们一趟。”

她简短地说了事情的情况,阿飞那边出现了一阵子的安静,悦糖心说完又问道:“喂?你在听吗?”

“我马上带人过去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顾司南的声音,薄如瓷质,少见地轻快。

顾司南今天心情不错,悦糖心如此判断。

顾司南带的人不多,只两辆汽车,路过城西公寓这边,打开车窗道:“上车。”

一边的小玫仿佛一个透明人,她的目光一直看着顾司南,可男人没有任何察觉,眼里似乎只装得下悦小姐。

悦糖心看了眼后座,黑压压挤了四五个人,只能坐在副驾驶,对着驾驶座的顾司南道:“多谢了。”

骨节分明的手捏着烟转动着方向盘,有一种极凛冽的帅气,顾司南今天难得地梳理了头发,看上去比以往要清爽不少。

悦糖心不喜欢烟味,头偏向另一侧,呼吸着车窗外的空气。

顾司南吸一口,吐出好看的眼圈,歪头看着她道:“怎么做,直接打进去?”

“那是我家,不能有任何损失。”悦糖心强调,“林清阁做事肆无忌惮,他今天去我家,绑了韩妈,又在家里等着,无非是图两样,直接杀我,或者先奸后杀。”

明明是在说她自己可能的遭遇,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。

“你不怕?”

“怕,但是有你们,感觉好多了。”

离悦宅还有一段距离,车子便停下,悦糖心一个人下车,若雪早在大树下等她,将屋子里的状况打探清楚。

“若雪,等下你随我进去,若是遇到危险你再发信号找顾司南,他们就在那边,很快能到。”

踏入客厅,一眼便能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闭目休息的林清阁,他等了小半天,酒意醒了不少,看到悦糖心的时候更加清醒,一下子站起来:“这不是我的好弟妹吗?”

“你来做什么?”悦糖心对他很防备,上一次,林清阁将自己推到了冰凉的江水里,差点淹死她。

“我来,肯定是有好事找你啊。”林清阁笑着由上而下打量她。

不得不说,悦糖心长了一副好模样,总有种出水芙蓉般的清澈感,能将林溪岑那个废物迷住也不足为奇了。

悦糖心站得笔直,浑身透着一种生人勿进的疏远:“有事就说,说完快走。”

林清阁缓缓靠近,嘴角的笑意愈发畅快,带着无尽的阴森冷意:“你还记得监牢里那天,他打了我,真疼啊,我很记仇的,你说,应不应该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